首页 > 品牌故事

李慧琴丨每一个自己都是一尊佛

发布时间:2020-3-27 16:26:19  浏览数:426  来源:永孜堂制药

李慧琴丨每一个自己都是一尊佛

李慧琴 万博电竞Hansen

后来在小草坝的几天里,我们向当地人探询关于山上这座庙的情况,出乎意料,每个人的说法都不一样。我们决定再次上山。

小草坝镇平均海拔1710米,低纬度高海拔的高寒山区,全年气候湿润,大部分时间都是阴雨绵绵,不曾间断,村子和大山,长期被大雾笼罩。

这天下午,太阳虽还是以云遮面,偶尔游伸出半个脑袋,但已经帮我们赶走了所有的雨雾团云,撩开了小镇的神秘色彩。

层叠的山峦与飞流猛下的瀑布,真实地展现出那日我们没有见到的气势,溪流之秀气,则像细腻的女人,温润于山里的角角落落。

远眺悬崖下望不见底的葳蕤丛林,我们不禁后怕起昨日的冒险。

继续沿老线路,往深山盘旋,一房一佛一井一大树,再次映入眼帘。大门开着,我们寻找开门的人。

一位老大爷,不知从哪儿突然出现,站在天井旁,气定神闲地看着我们这群不速之客。

老人身形消瘦,一套简朴的藏蓝色工装服,咖啡色毛线帽下,露出的白花花的鬓角,夹杂着几丝黑发。脸型削长,鼻子高挺,眉下双眼凹陷,五官竟然与此地神像有些相似。

他带我们到烧着柴火的厨房,用方言询问我们喝不喝开水。他气息平稳,思维清晰,语速偏快。我们声调奇怪地模仿着彝良方言开始交流。

听这位老人热情而又自然地讲述着他与这座庙的故事。


“老一辈说,这是清朝前的庙,具体时间不清楚喽,我们重修其中两座庙的时候,已经被毁坏得只剩下地基。

“1995年,我49岁,集结了20多户人家凑钱买材料,有盐津人,彝良人,大关县也有几家,后生子女们出劳动力,零报酬,重建起来的,地基由林场免费提供。

“当时花的钱还是挺多的,我们认为该投钱就投钱嘛。

“我家住彝良县两河乡,祖籍江西吉安府。从两河乡到南天门34公里,经常由我小孩骑摩托车送过来。

“我有五个儿子和一个女儿,大的儿子在昆明,其他几个都在老家,老婆也在家里帮衬着,家人都挺支持我这份‘事业’。

“年轻的时候在农村,什么事情都干过,就是没种过地。一般都是修电站,搞电厂之类的工作。

“我们有三个守庙人,另外两个回家收庄稼去了。一个叫蒋青高,是我舅舅,在盐津。一个叫高顺金,也是盐津人,我们庙里的文书,字写得好,这些解签书就是他抄的。只可惜老签书的原本已经遗失,只剩这些手抄本。

“我叫郭思味。请你们一定要把舅舅排在最前面,尊卑有序嘛。

“还有六、七家的人,也偶尔会过来打理,主要以我们三人为首。”

老人告诉我们,这里是‘鸿天华堂’,也叫‘玉皇殿’,主要供奉地公地母。后门有条小路可以通往另一座庙,他刚才就是从那儿过来的。说着就带我们穿过厨房旁的草蓬,往山顶走去。老人长年累月地往返,看似瘦弱的身躯,矫健有力,步伐之快,总在前面走走停停地等我们。

“道教是中华名族自己传承下来的信仰,不像其他宗教都是外国传进来的。这么多年来增加的居士不多,因为没在村里传道。我们认为要顺其自然,不能勉强他人皈依,所以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扬。来这烧香拜佛的人也很少,除了观音生日的时候,附近的村民或县里来的人会聚集得多一些。

“庙山上的庙,几乎不诵经,我们在盐津县的那几座庙,每晚都有人诵《天皇地皇人皇经》。道教的派别,也不太清楚,但我们吃荤。

“上面这个是‘鸿道宝殿’,可以远远望见马脑壳(朝天马)山的侧面轮廓,只是位置不那么好,在庙坝镇能看到正面。”


庙的侧面,有一个长方形小亭,朝背面的位置开两个小窗口,里面放置了一个方形桌和几把长条凳。三根柱子上分别印了‘南靝門’三个凸出的红字,这儿就是观赏朝天马的地方。

鸿道宝殿右边挨着‘三宝殿’,有三层,虽无缝连接,但一眼能看出是后来添砌的。两房之间的墙面上,画了幅山水画,远看,灰色水泥平房和淡黄色楼房像是被这张贴纸粘在了一起。为了增添生气和恢宏,两个宝殿门框两边分别画了祥龙和松树。大部分的窗户都没有装玻璃,而是把塑料纸铺在上面订牢。

鸿道宝殿门前有个石头砌的香火炉,前面是两个简陋的大水池,水池里留有一半不清澈的水,和一只小乌龟。

三宝殿的另一边,一栋格格不入的土房子,房顶用两根木架支撑着,似危楼。

绕到平房后面,沿阶梯上到山顶十多米的距离,有一座叫‘经顶’的小殿。门庭入口两尊守护神,一位手持宝剑,一位手持金刚杵,面露凶煞。门只用木闩轻轻地闩着,殿里供奉的规格和菩萨像与其它几座庙堂都差不多。

在观景亭左边,有一栋带阳台的二层水泥楼房,门前的洗衣台上零散地搭着几根青菜叶。


“以前的菩萨都毁了,不知道他们原来的尊容,现在这些是我们请人专门塑的。

“我们自己动手建的水池,下面那个井盖也是我们添的,不然总有一些蚊虫飞进去。

“我们主要在南天门休息,种了一点菜,以前还养鸡鸭,现在没精力养喽。

“那栋土房子是修这座庙的时候砌的,早没人住了。”

老人从南天门,与我们同返玉皇殿,我们知道,他是在送行。

云雾稀稀落落地聚拢到远处的山头,盖过山顶,像那日一般,欲慢慢地将我们包围。

雾珠飘凌在脸上,不清楚它想让我们感受的,是真实抑或幻境。

庙山的庙,每日在“仙气”中修行心性,净化灵魂。

二十年初心不改的老人们,时而是建筑者,时而是设计者,时而是守庙者。他们可能不清楚道教的具体教义,也不清楚死后的归属,甚至连供奉的菩萨都不能与佛教完全区分,但是这么多年从无到有,细心守护,不问缘果,足以纯粹。

对于虔诚的理解,老人只告诉我们:“多做善事,终有善终。”

临别,老人还说:“我们这座庙的附近,还有个吃素的庙,一些破损的石碑和石像,跟我们庙里的不一样,你们过去瞧一瞧,也许,会更感兴趣……”文字&摄影丨李慧琴

〖作者简介:1987年5月出生,湖南湘阴人,现居长沙,自由职业。〗

 

 

上一篇:唐朝晖丨这里的水飘在空中,风把雾从水里吹出来

下一篇:李慧琴丨神灵虽萌, 畏之则灵

   云南永孜堂制药有限公司注册地址:昭通市昭阳区工业园区(火车站连接线)    联系电话:0870-2851633     传真:0870-2851633
对外营销驻昆机构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区鑫园小区别墅15A幢1-3层       联系电话:0871-63648999   传真:0871-63633499
云南网监电子标识
现代高原植物药,源自永孜堂
Copyright © 云南永孜堂制药有限公司. www.ynyz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